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19th Jan 2012 | 香港農業 | (1502 Reads)

前天文台長林超英,最近不斷帶人去新界北的荔枝窩。

他希望可以集合一班人進去,讓荒涼村子活」起來:有些朋友有意進去住,退休的、半退休的、從事藝術的、有意過半農半X生活的……嘉道理農場、綠田園基金、香港永續栽培學苑等的朋友知道了,反應好正面好積極。

去年三月梁振英和及前布政司鍾逸傑牽頭成立「香港鄉郊基金」,倣效已有過百年歷史的英國國民信託組織,透過捐款和年費,籌錢買地或者和地主合作,保護鄉郊土地免受破壞。林超英加入的是基金的選址委員會,他一直都關心新界西北,不但因為喜歡觀鳥,還渴望可以復興農業。

 

近來我很鼓勵香港人種米,希望保障自己有得吃。」林超英退休後,不斷為紓緩氣候變化演講,他看到因為天氣愈來愈極端,農作物失收導致糧食愈來愈貴:「漸漸食物會貴到一個程度,給金銀寶珠都吃不到!中國歷史上,山西陝西等金融中心,旱災時人們就試過抱著金銀寶珠餓死的。香港需要農業,需要保證自己的食物安全。

 

原來早在林超英當天文台長時,就曾經在尖沙咀的天文台總部種米──尖沙咀、油麻地一帶以前都是種米,佐敦本名官涌,就是一條河。

 

林超英和太太都喜歡種東西,搬入天文台總部的官邸,就嘗試種植。那時有人送他了一盆秧苗,只是淋了一會水,長高了一些,便沒活下去;又試過種番茄,人還未吃,已經給其他動物吃掉;生菜算是長出來了,但天文台始終是個大樹林,陽光不夠,種得最好的,是基層員工種的香蕉。


人為什麼會喜歡耕種?林超英曾經寫過:人類歷史在過去一萬年,急劇地轉變,其實這對比幾億年來的生物演變,一萬年只是一瞬間,人類的基因根本沒法趕得上一萬年間精神世界轉變的速度。假設二十五年是一代人,一百年是四代,一萬年才四百代,基因變異幾乎有出現的機會。因此過了一萬年,人類的腦袋還停留在漁農的時代,然而卻置身於商貿興盛的金融時代──當中有太多不配合、不適應,難免感到不安。


這也是為什麼,踏上土地,反而踏實,看著農作物長起來,心裡浮起莫名的感動。

 

林超英暫時沒有打算全職務農,對於荔枝窩,他的角色是倡議,去年八月第一次進村後,不斷帶朋友來看。目前去荔枝窩要坐水上的士」,只有十四個座位,除去林超英和兩位從歐洲回來的原居民,每次只可帶十一人。他說可能還會再帶多一次,大家便會開始坐下來談運作模式:有限公司?人民公社?生態村?意見不同,如何協調?

最大夢想,是可以把荔枝窩變成世界文化遺產。荔枝窩連同附近六條村,組成沙頭角十約之一的慶春約」,本身便是重要的文化承傳。

「我到六十歲才開始明白農業的重要,希望年青人早一點明白。」他語重心長地說:城市人仍然需要耕種,起碼知道食物如何種出來,不然吃進肚子的,盡是化學添加劑。」

留言(0) | 引用(0) | 話題(生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