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14th Oct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1161 Reads)

嘉靈今年不斷在粉嶺南涌種米。第一次插完秧,滿田翠綠的秧苗突然都變了黑色!

 

「好恐怖,突然間全部都變黑,那時日本剛好洩漏核幅射,我心想難道傳過來了?感覺像是世界末日!」Picture

 

她說剛插秧,便覺得有點不妥,兩天了完全都不生長,附近的農夫還說要時間穩定:根未開,要等開根。」

 

但嘉靈八年來一直在新界各處嘗試種米,她過往一插秧就開始長大,這次愈等,那秧苗愈呆滯,接著全塊田的秧苗都變成黑色。她怎也想不通:這地以前也種過米啊,如果地有毒,旁邊的野草又長得那樣漂亮?田裡還有青蛙、蚯蚓,鮮跳活潑地。

 

培苗、再插秧,不行,再插,直到一天她伸手進田裡,把泥水放進嘴巴:咦,鹹的?原來南涌近海,這年春天雨水太少,田地變鹹了。

 

端午節前後第三次插秧,剛好下了幾天超級大雨,把地沖淡了一點,秧苗終於長起來。

 

Picture

嘉靈這次種的,都是挑好味道的米,由朋友特地從廣西帶來三種米種:八桂香、桂豐六號、百香一三九。只是人喜歡吃,蟲更喜歡。好不容易長出來的稻穗,起初都是漲卜卜,嘉靈還嚐過稻穗裡剛長出來的米漿,甜甜的,但奇幻事件又再發生,突然稻穗只剩下外殼,裡頭應該結成的米粒不見了。

Picture

「朋友特地把只剩外殼的稻穗帶回廣西,問過當地農夫和農業專家,都沒人知道是什麼事。」嘉靈堅持不放棄,八月再插秧,十月長出來的稻穗,果然又開始只剩下殼。

 

她小心地看,終於發現有蟲。

 

長短粗幼像是半條牙籤,她蹲下來,一條條蟲捉出來,那天都不知道捉了少條蟲!「難怪現在的飯都不好吃。」她嘆氣:「好味道的米種,要好水土,可是產量相對低,又多蟲害,一般農夫都選最高產的米種,不好吃,蟲也不吃。」

Picture

變黑、蟲害,今年種米的困難還沒數完──小部份成功長出來稻穗,給雀鳥吃了。

 

那鳥像是胖嘟嘟的麻雀,看起來好可愛,一開始長出稻穗就飛來,我心想才幾隻,吃飽了都沒幾多粒米,誰知鳥兒不知不覺地增多,我一邊除雜草,鳥照樣在旁邊大吃,氣了大叫一聲,禾田剎那飛出幾十隻鳥!」嘉靈氣極,反而當笑話說。

 

南涌本來就是香港的雀鳥天堂,鷺鳥的數目是米埔的三倍。幾年前另一個農夫TV曾經在南涌種米,米種還是從世界最大、位於菲律賓的國際稻米研究中心找到的Hong Kong New Territories lowland rice,可是防雀的網架被颱風打壞了,稻穗大都變成鳥兒的大餐。在台灣,稻田會燒炮仗趕雀,田裡掛著炮仗燒著香,每十分鐘,便爆一次;更殘忍的方法是在田裡掛網,用鳥槍把鳥打下來,網上有鳥的屍體,其他鳥便不敢過來,這在香港昔日,也曾經用過。

 香港昔日種出的「元朗絲苗」上貢朝庭,如今再種,卻是如此困難。

Picture

 

BOX:點解咁難種?

 

天文台長林超英近年不斷演講,呼籲關注氣候變化,某次有大商家問他拿證據。你去年吃一碗飯幾錢?今年幾錢?這就是氣候變化的證據。」林超英說畢,對方沒作聲。

 

嘉靈今年種米遇上的第一個困難,是因為地太鹹。今年三月是126年最旱的,四月又是1970年以來雨量最低,然後突然連場大雨,天空像破了洞。天文台表示因為氣候變化,大氣可容納的水氣增加,就如一個水桶,以前是小桶,很快滿瀉便下雨,但現在是一個大水桶,很長時間才載滿,但一滿瀉便是大雨。

 氣候變化影響溫度、水資源、土壤,以及嘉靈遇上的蟲害。綠色和平指出平均溫度升高攝氏2.5-3度,中國2050年的糧食生產水平,便會較2000年下降14-23%;若然世界碳排放一直高企,中國會提早在二十年內出現糧食短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