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7th Oct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1557 Reads)
Picture 嘉靈一直記得三年前在廣東乳源買來的米:好香好香,還沒煮已經聞到米香,好似蜜糖!那洗米水香到想喝掉,煮出來的飯,好香好綿。同一包米送給精於廚藝的朋友,也說香到不不捨得開來吃。

乳源位於廣東韶關的山區,附近是南嶺森林公園,為什麼叫乳源,就是因為有好泉水。當地農夫用這水種田,農作物本身就長得好,近年個別農夫開始改用有機方法耕種,嘉靈就是因為考察一個社區支持農業的項目,去到當地。

 

那種米的農夫,才第一年用有機方法種米,種的是油粘米。那次煮出來的飯,我已經覺得很有飯香,可是老人家還是覺不是最靚的。」嘉靈說:「她們說油粘米煮出來,整碗飯是光亮的。我只能想像一粒米磨完後光亮亮的,但想像不到煮完之後會發亮。她們就答:不然為什麼叫油粘?就是有一層油光!』」

 

咁神奇?」嘉靈益發著迷種米。

 

嘉靈很可能是香港種米次數最多的人,打從二零零三年開始,她便在粉嶺鶴藪自己的菜田,不停嘗試種米。

Picture

因為米是幾乎天天都吃的農作物啊,而且常常聽到老人家說這片田以往都是種米的,元朗絲苗會進貢到宮殿!我就很想試。」她坦言不是特別喜歡吃飯,種米主要因為香港的農業歷史。

 

因為田地面積,每一次,她都試種一百幾棵,可是都沒有收成──鶴藪有蟲害,一到抽穗的時候,禾莖就會斷開,割口整整齊齊的!嘉靈特地拿去給綠田園基金總幹事劉婉儀,綠田園每年也因為教學用途種米,可沒這樣的情況,劉婉儀查過書後,懷疑是夜盜娥幹的好事。

 

就算沒有蟲害,田裡也很多鳥偷偷吃米,嘉靈要上班,沒時間趕雀仔,也就沒得收成。她還在白沙、林村等不同的地方種過米,都不成功。她開始明白為何一些老人會嫌現在的米都沒飯香,因為好吃的品種實在太難種。

 

唯一一次,是偶然在家吃飯,浸米浸得太久,那日本糙米發了芽,不能吃,她於是連洗米水,一起丟到菜田當施肥。誰知那米道然長出來了,可能混在菜田裡,雀仔也看不見,最後長出成串的稻穗。

 

「我不捨得吃!才一串,也很難打穀啊。」她留下來做米種,再種,又失敗。

 

種米真的這樣艱難?

 

可是新界老農夫都說種米比種菜容易,種菜那三個月得天天淋水打理,種米呢,插秧後便閒空,一直到收割才開始忙。

 

嘉靈說曾經在香港鬧市見到有人種米:她以前在屯門仁愛堂上班,有份創辦環保團體綠色女流」,當時辦公室附近有一間茶餐廳,舊舊的,嘉靈和同伴本來對茶餐廳的食物沒有什麼好感,一天卻看見門前有兩大盆禾!

 

我們馬上去光顧,老闆七十多歲了,很高興:你們知道那是米?!」她說老闆看見學生只知吃飯,沒見過種米,特地種的。

 

第二年,茶餐廳門口居然種了兩大盆麥子。嘉靈很意外,老闆更意外:「你又知道那是麥?」老板種米種麥,都有少少收成,大概飛蟲和鳥兒都不會去到馬路邊。

 嘉靈今年種米的故事,下期再繼。 PicturePicture 

BOX:也種麥子

 嘉靈曉得茶餐廳老闆種的是麥,因為她每年都會種。

我最先是在陳潮記菜種店看到除了縠種,還有麥、燕麥等的種子,都說是本地的品種,這才知道新界以前春夏雨水多時種米,秋冬會種麥。」她自然又好奇地試種。

 

種麥比米容易多了,沒有害蟲,鳥兒也不吃,種了三四年都有收成。她曾經把自己種的小麥用石磨磨成麵粉,焗了一個麵包出來,那味道並不比買來的麵粉差。

 嘉靈用的是小麥青的種子,有經驗的農夫告訴她,應該改用大粒麥的品種,就可以得到更多麵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