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7th Jul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1355 Reads)

Picture

FANNY的田看起來,很像在等一個個小朋友來上學。一張張小孩桌子、椅子圍在田裡,全部鋪上白紗布和宣傳橫額。我是想過請所有朋友來,親眼看看什麼是真有機』。」FANNY笑著說:不過這些都是防野豬的。」 Picture

今年四月,海洋公園突然來了三隻野豬,去年也有野豬闖入北角,還有卡在馬路邊的欄杆、跌進引水道……城市裡頻頻出現野豬,在郊鄉,野豬更是橫行無忌。以前是冬天山上不夠果實等食物,野豬才會跑下來吃農作物,這幾年,天氣還沒涼,野豬已經開始下山,田地若是近山邊、在山上的,更是一年四季都有野豬光顧。

 

番薯、芋頭、馬鈴薯,通通都不用想,一下種就給野豬吃掉,整片農地都是坑洞,僥倖種大了,還沒來得收成,野豬一夜就吃光;果樹如木瓜、香蕉樹也遭殃,野豬會吃樹幹裡較嫩的部份。以為有水便可以隔開野豬?一步就走進池塘裡,大嚼蓮藕。

 

香港早已沒有豹、老虎等更兇猛的動物,野豬沒有天敵,肆無忌憚地繁殖,一頭母豬一年生兩次,每次可以有四到八頭,數目直線上升。

 你們在新聞看見警察在城市捉野豬,覺得很可憐,可是野豬在田裡,漁護署都不管,農作物吃光光,我們不可憐?!」不止一次聽到農夫批評城裡人的同情心很表面,看不見情況已經失衡甚至失控。Picture 

本地唯一專責對付野豬的,是民間兩支志願的野豬狩獵隊,一支在西貢、一支是新界北,大約有三十個隊員,要過通射擊考試、甚至品德與操守評定,才可以獲得警方發出的雷明登鳥槍槍牌,漁護署發出狩獵牌照。

 

城市看見野豬,警察會急召狩獵隊,但農夫卻要先報警,再經漁護署轉介給狩獵隊,手續起碼兩個星期,狩獵隊出動前四十八小時還要先向警方申請。所有行動,都是狩獵隊自費的,一粒子彈十元,還要購買保險,所以一般農夫都不會想到找狩獵隊。

Picture狩獵隊看台  

為了防治野豬,農夫用盡辦法。裝電網相對有效,可是把整幅田都圍上,費用不少,而且電網不時會被撞爛,不斷要維修。有的農夫會養狗,一群狗可以把小野豬趕走,成年野豬重逾四百多磅,多兇的狗都會讓開。

 

有的用上木板、圍欄等種種建築廢料。去過大埔梧桐寨,山上農田幾乎全部圍上選舉廣告、議員報告等橫額。「可能橫額有『膠味』。」那農夫說:「木卡板可能是木頭,野豬一下就撞過來,橫額會略為猶豫。」

Picture  

然而也有野豬不怕橫額,FANNY就覺得白色才是關鍵:橫額也是白色的,我用了一些白紗布,野豬就不來了。」她這幾個月才因為健康原因,開始種田,每天還特地向素菜館、朋友收集素廚餘,帶回田裡做基肥,可是因為野豬,泥裡的廚餘都被掘出來,什麼都種不成。有了這些白色圍牆,這個夏天才嚐到收成。

 

只是冬天能否擋得住饑餓的野豬?還待考驗。

  Picture 

BOX:全健康零排放

 

FANNY的丈夫在大公司上班,每月都會問市場部討橫額,給太太放在田裡防野豬。小學枱凳來自朋友教書的學校,學校定期換傢具,舊的桌椅都沒人接收,又給FANNY帶來看守農田。還有進到田裡的小路,泥濘上鋪著木板、卡板、膠板,每一步都踏在不同的物料上。

 種菜用的肥料,全部都是向朋友和素食館討回來的廚餘,有些還特地製作作酵素,提高肥力。FANNY本來想全個農田都不用電,只是每天澆一次水要提八十桶水,手部馬上勞損,丈夫馬上來裝了電水泵,她正在找太陽能板。「二氧化碳零排放才是全健康』,我現在是半健康咋!」她說。

[1] 第一次來信,陳小姐你好!

你好呀!看到這篇關於野豬的報導,才想起之前有新聞說有人在外面抓猴子野豬運到內地;元朗藍地附近也有間大店好像是吃野豬的...


[引用] | 作者 jamm | 10th Oct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