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11th Mar 2011 | 香港農業 | (955 Reads)

老實說,耕田可以維生嗎?」我問二十七歲的農夫俊彥。

Picture

他今天正好種粟米。

去年七月他第一次耕田種的,就是粟米,在有機種植的世界裡,粟米有莖有葉,收成後可以割下來原地堆肥,很適合開田後用來堆肥改善土質。俊彥也覺得粟米生長速度比綠葉菜慢,有時間學習。他特地選了傳統的糯米粟和超甜粟。

 

用街市收集來的魚碎肥水施肥,粟米苗長得好壯,八月已經高過半腰。九月超甜粟像是和糯米粟比賽似地,鬥長得高,開了滿穗的花──突然連場大雨。因為雨水無法授粉,很多粟米沒有結果,可是由於種得多,居然有近三百斤收成,身邊朋友都得大力幫襯,數以十支地買回家。

 

第二次下種,就學乖了,俊彥計劃種一百多斤粟米,意外繼續有來:超甜粟和糯米粟種得太近,授粉時混了花粉,糯米粟沒影響,超甜粟卻都長出了糯米粟!超甜粟比較好賣,所以今次,仍然滯銷。

 

今天第三次下種,只種超甜粟。

 

本來覺得糯米粟是傳統的品種,村裡的老人也都愛吃,所以一直種,但市場上,還是超甜粟比較受歡迎。」他開始面對市場。

Picture

俊彥之前一直當文職,這幾年由保衛皇后到反高鐵,積極投入社會運動,我們都愛叫他大隻佬」,平時很溫和,開口論政便滔滔不絕,不時爭辯得臉紅耳赤。去年同伴們去菜園村耕田,他並沒有參加,轉個頭毅然辭掉工作,到粉嶺馬屎埔,和二十一歲的胡寶兒,一起開墾三斗地(大約二萬一千呎)。

 

從來都是城市人,俊彥沒有試過每一天,都得早早起床;但也沒嚐過,自己種的菜如此好味道。耕田有時好悶,重重覆覆,又不停犯錯,早了遲了種子都可以不發芽;然而這是他人生第一次,領略擁有」的滋味「在辦公室打工,我不覺那裡有什麼是屬於自己的,但這塊田,是我的。這是好大件事,原來有些長輩的說話是對的,做事要有交代,凡事都應該想多幾步。」

 

俊彥自覺脾氣也好了。

 

但耕田收入,沒法養活自己。

 

最最最豐收的一個月,俊彥和寶兒也不過各自分得三千元,這點錢,生活費也不夠,遑論成家立室。俊彥計算過,就算掌握了耕種技術,眼前的三斗地,頂多月入分得四千元。

 

而惡痛的夏天即將來臨,天一熱,菜苗變黃、蟲害嚴重,買菜的人又要求吃菜心……

 

現在是一個階段』吧,」俊彥嘗試樂觀:「香港會有反彈,重新檢視土地用途、有機菜可以突破傳統常規菜的銷售模式、社區可以支持農業……」

 此刻,他只能專心把粟米種大,迎向惡夏。 Picture BOX:

也曾寫過青年耕種潮,然而這一年來認真看其收成,不敢一味唱好。

 

如果俊彥的耕種技術和體力足以一個人耕三斗地,最高收入的月份就可以有八千元,要令八千元成為每月平均收入,起碼要五斗地(三萬五千呎)。

 

就算幸運地租到適宜耕種的土地,很難不請幫工,但請了工人,收入又沒了。另一個選擇是加裝澆水系統等設施,但一來要資金成本,二來地主收回土地,所有基建投資都泡湯。

 俊彥的樂觀,不是絕對不可能:現有規劃為農地的土地,保證不更改用途;社區繼續發起支持計劃,居民直接跟農夫買菜;提高本地耕種技術和配套設施……但凡此種種,都需要主動爭取大環境配合。農夫更得動腦筋,不斷提高增值。

耕田可以維生嗎?老實說,很少本地農夫能回答。


[1]

如果有一塊能種東西的田, 當然可以維生, 問題只是: "能生存就是了", 這是否就是人生目標. 如果生活中有東西牽涉錢, 問題就來了. 理想歸理想, 現實歸現實. Well, 能造造夢, 也未嘗不是好事:)

嚴明
[引用] | 作者 嚴明 | 11th Mar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現實是甚樣?

我就是不打算談沒理想的現實

如果我死命地接受現實就是鐵板一塊

其實我沒有嘗試的必要


[引用] | 作者 俊彥 | 11th Mar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現實由我去定義
如果倒轉過來,是現實來定義我
叛逆心死了
人就已經死了

各人走自己真心愛的路就好

EC
[引用] | 作者 EC | 11th Mar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