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29th Oct 2010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693 Reads)

我在香港耕田──

她一說,鄉下的人們就笑了:香港?咁辛苦?

無辦法。

無辦法。

她重覆唸了兩遍。

Picture

 八十年代從貴州來香港,先是在堂姐的豬肉檔幫手,因為堂姐識人,在大霧山上買了一列幾間「牌仔屋」(寮屋),才五萬元。

好便宜!我衝口而出。

成間爛屋,自己裝修都用了十多二十萬!」她白我一眼。Picture那是五六十年代戰後難民湧來香港時蓋的木屋,捱出頭了,又輪到開放後的新移民接手。她接收的,除了屋,還有田,陸陸斷斷租下成片山頭,開始種果樹。

最高的山坡,種了過百棵荔枝龍眼,還特地買來石峽龍眼、桂味荔枝的插枝,一棵棵接枝。較低的山坡,全部種香蕉,都數不清多少棵了。丈夫還養蜜蜂,四十多窩生產好多蜂蜜。Picture天天離開牌仔屋,爬樓梯上山坡打理果園,然後落樓梯把生果挑到村口,上上落落全是斑駁的小石級,幾乎每一級都是左崩石裂的,一不小心便跌倒。

到了村口,還要越過馬路,再抄小路到達山腳,穿過一個個大商場,才到市中心的街市。其實路程不遠,只是在城市規劃裡,壓根兒沒想過山上的人如何走下來。

Picture 

兩夫婦日捱夜捱,鄉下卻傳來惡耗:女兒撞車!

她馬上回鄉,終於把女兒接來香港,卻不能走路了。

然後,丈夫中風,雖然病情只是輕微,但也沒法再爬山路。

幸好申請到公屋,都搬到山下。每天她做完了家務,便爬上山打理整片果園,挑著三、四十斤香蕉去街市外賣,賣光也沒有二百元。「還要走鬼,拉到又要罰錢。」她喃喃自語:「我五十九歲了,以後有沒有七、八十歲還不知道……」四周的蜜蜂好忙,丈夫不能上來,蜂蜜生意都擱下,任由蜜蜂自出自入。

但只要兩條腿還能爬上山,她仍會堅持:辛苦唔緊要,這麼多果樹,好浪費。」Picture

還好果樹不用多打理。」我說。

果樹有得賠!」她突然說。

村子旁邊已經起了豪宅,廣告大賣是半山區」,大家都猜地產商會否把這條村子也收去起第二期豪宅。牌仔屋無得賠,所在的是官地,也無得賠,唯獨是果樹,會一棵棵計錢!

「幾多錢我唔知,但行一步做一步,唔想咁多。」她正盤算,挖一些奶蕉苗來種。難怪村子裡裡外外都是果樹,連荒廢了的山坡,也是一片蕉林。

Picture BOX:香蕉當造

會否有人發笑:香蕉?天天都有得吃!實情是:香蕉在雨水多的夏天長得特別好,此刻本地香蕉最肥美。天氣一涼,蕉樹生長慢下來,便是時候斬去母枝,挖出幼苗移種。

一棵蕉樹一生只開一次花,結一次果,為了保證產量和質素,農夫摘下香蕉後,便會斬掉,讓根部冒出的幼苗長得更壯,一棵母樹,可以長出一至四棵幼苗,然後一年便有收成。

蕉樹看來一模一樣,原來樹皮斑駁帶棕黃的,是香蕉;樹木深綠、光滑的是大蕉;而粉蕉(牛奶蕉)的樹身好高,綠中帶黃。農夫一眼便分得出。

Picture


[1]

格弟菲看了頗感動喔,向您這位香港的蕉農朋友致敬!

還有她養蜂的丈夫。有種菜的人對大自然與四季的感覺真的就跟都市人不一樣,看來格弟菲要好好檢討了,至少改天下鄉幫忙一些農事(希望不會幫倒忙啦)

格 弟 菲
[引用] | 作者 格 弟 菲 | 29th Oct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