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20th Aug 2010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419 Reads)

伍嬸站在一串串葡萄下,喃喃:「我諗都係酸。」

我本能地摘了一粒丟進口,嘩,盲公開眼!!

「香港能種葡萄嗎?是種來吃嗎?……」五官都酸成一團,皺緊眉頭連珠發問。

「種來睇囉。」阿婆慢慢唸:「種的時候不知道好不好,人家給一小段,就試著插枝,長了幾年,今年才『打仔』(結果)。」

她抬頭看看,微笑:「種來睇下都好,靚就好靚。」

根本沒打算吃。Picture

伍嬸住在打鼓嶺近禁區的地方,快五十年了。

丈夫一九五七年偷渡來香港,她六二年申請到雙程證,一來就遇上政府特赦,合法留下來。那年頭,新界原告民開始移居到英國、荷蘭打工,如水湧來的大陸移民正好填補田間的空缺。伍先生和其他兩個男人,一起來到打鼓嶺這裡「打菜園工」,地主八斗地,足足五萬六千呎,卻沒有水源。Picture

三個男人開井,開了一個,沒有水,再開,也沒有。

開了幾個都沒有,其他兩人走了。唯獨伍先生有太太、有小孩,不敢走。

地主也勸:「你就當幫我看田,不要給人亂丟玻璃瓶,耕田賺得就給多一點租,不然,就少交一點。」Picture

伍家在內地已經有一子一女,在香港又連生五個男孩。伍先生非常勤力,終於開到井,拼了命似地種那八斗地。伍嬸揹著孩子,大著肚子,依然下田。

「好慘!半夜起身割菜,忙一會,快快跑回來看看,孩子怎麼睡在地上,臉上還有『粒粒』?原來醒來碌落地下,撞腫了,哭到累,又再睡。」捱到現在,就是拉大七個仔女,一豪子都沒有剩。」伍嬸說來沒有自豪,一臉倦容。Picture伍家七個孩子,都僅僅唸完小學,在市區打工,做車房、燒焊。伍嬸說兒子出身,日子還是照過:「都是打工。我從來沒有開口問兒子要錢,你有,自然會給,沒有,開口都沒用。有些會回來看你,有些不,新抱好,兒子就好──還是女兒有『父母心』。」伍嬸今年八十二歲,一起暫住的,只是其中一位兒子,和太太兒子正等候搬去公屋,已經派到天水圍,嫌遠,在等上水粉嶺的單位。而附近所有鄰居,大多已經搬走。

兒子們其實也有遊說阿媽搬出市區,大家湊錢請工人。可是伍嬸不肯:「我唔『困』得,市區樓又要交租,入老人院幾千元一個月,請一個人又幾千元,我還能動就不用請啦。」

她剛剛跌倒,血壓高,又不時頭暈。田裡還種著薑、枸杞、茄子等菜,但都沒有怎麼打理。兒子寧願買菜給她吃。

田裡最體面的,就是那一架子的葡萄,果實纍纍,可是酸的。

 Picture

box:支援邊境老人

二十年前,新界北只有農墟,沒有商場。一場大水災,打鼓嶺邊境不少村子都水浸,住的多是拒絕搬出去的獨居老人,社署一位主任聯絡了一班婦女義工,一起為長者清走泥漿,沒想到這些婦女,從始沒有放棄幫助這班長者。

她們組成「邊境長者網絡支援隊」,帶頭的徐姑娘自小在梅窩長大,也熟知鄉郊生活,她說支援隊什麼也會為長者做:陪看醫生、申請綜援、修屋、派米……並聯絡其他社會機構關心這班長者。訪問當日,徐姑娘便找來護士,免費替長者量血壓。Picture

[1]

酸葡萄可以釀酒/醋~~^^


[引用] | 作者 高時 | 26th Aug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酸葡萄係幾靚啊。。。

日青
[引用] | 作者 日青 | 10th Sep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可否加糖做果醬 ?


[引用] | 作者 銀絲靚婆婆 | 10th Jul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