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7th Aug 2010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591 Reads)

Picture 

每個人都會問:子山你的田怎樣了?老是水浸,不如種西洋菜?

種過了,長得好地地,突然一晚之間給蟲咬光了葉子。

那不如種水稻?地方那麼大,還是不如種果樹?不如……每個人來到,都會不斷地提意見。

子山心想:急什麼呢?夏天總會過去,雨總會停,秋天來時天高氣清。不用着急,不能着急。

而八月七日,終於立秋。

若有時光機回到二零零六年,子山也就是無數冷氣大廈裡的一個小白領,大學商科畢業後專門為有錢人辦活動,例如天價松露宴。一切都教她厭惡:最壞的老細、眼睛長在額頭的有錢人、不當人是人的人……豪華活動明明都是幻像,人們偏偏趨之若騖……心裡浮燥只想逃走。

想起小學時,讀過primary industry可以「自給自足」──木匠需要技能、漁夫要有專長,她隨手在互聯網輸入「農夫」二字。

命運馬上開門:電腦螢光幕亮出坪洲聘請農夫。

爬上坪洲唯一的一座山,三千呎田地,旁邊一間老房子,聘請農夫的志願機構卻突然改口,問子山要否把農場頂下來?

All or nothing

忐忑,忐忑,子山一咬牙,頂下來,從此離開城市住進山裡。Picture

「很記得初初種田,有一天,好曬!好累!但突然一陣風,怎說呢?整個人都和大地連在一起,我感覺,自己存在。」她說,大眼睛骨碌碌的。

耕田,馬上知道什麼是累、什麼是餓,撐不了,便休息。可是辦公室永遠不冷不熱不曬不暗,人人拼命趕死線,再撐不住,都要撐住,寧願灌雞精。Picture

子山形容剛開始「成個傻仔」,不斷碰壁,但卻從來沒有沮喪:「天喎,你嬲什麼?天要下雨、要曬到爆,都沒辦法,能生氣什麼?好老土,但你會隨遇而安。」當日天氣酷熱,田裡積滿水,農作物若不曬死,便是浸死,只見她氣定神閒拿著耙子,把水溝裡的野草扒到田畦,保護土地免受日曬,也任其腐化成為養份。Picture

慢慢等。八月七日立秋,夏天過去,開始步向秋冬。

子山快樂地舉高手:「我是紅蘿蔔之王!」過了夏天,土地不再水淹,種出來的紅蘿蔔又大又漂亮;過了夏天,她在愉景灣的客戶也放假回來,恢復訂菜,大家都好喜歡用紅蘿蔔搾汁,還有她種的紅菜頭、露筍等等。

「每一塊田都不一樣,沒有三五七年,都不會摸得透。」子山輕鬆地往椅背一靠:「這片土地,對於我,天堂一樣。」

她身後斑駁的牆上,貼著「唔覺意種菜」的下聯,上聯「自自然然耕田」已經捲起一半,而橫額「傻更更」,一早「頂不住」,掉了。

 Picture

box:二十四節氣

對城裡人來說,八月七日還是頂著大太陽,根本不會聯想到秋天,我也是訪問後才恍然發現:氣節原來是跟著太陽轉,即是和西曆只差一兩天,所以每年冬至,不是十二月二十一日,便是二十二曰。

「種田無定例,全憑著節氣」,對種田人,節氣決定何時施肥、何時耕地、何時收割。「立秋」過後,夏天的農作物陸斷收成,但天氣仍然會熱,要過了八月二十三日的「處暑」,夏天的暑氣才會終止。而九月九日「白露」降臨,水氣在夜裡凝結為白色的露水,這時天氣終於涼了。Picture


[1] 配服

請問你是前長洲人嗎?閱讀完這篇文章覺得很震撼,你是我所認識(其實只是碰面)穿著入時但外表很cool的型格女嗎?


[引用] | 作者 長洲人 | 9th Aug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應是誤會,
沒住過長洲, 既不入時也不cool
流冷汗....
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曉蕾 | 10th Aug 2010

[2] Re: 曉蕾
曉蕾 :
應是誤會,沒住過長洲, 既不入時也不cool流冷汗....

sorry I don't mean you - but the lady farmer.


[引用] | 作者 長洲人 | 12th Aug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