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16th Jul 2010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462 Reads)

冬瓜耐存放,放到冬天都唔會「瓜」。但原來,冬瓜是怕曬的。Picture

「又話白皮瓜唔怕曬,結果曬到燶!」區哥一邊用報紙包,一邊喃喃。

地上一個冬瓜,一邊變了白色,開始變壞。區哥以前都是種青皮的冬瓜,今年才試種外皮有白色粉未的品種,因為每斤可以賣多五豪子。

幫忙包冬瓜的區嫂突然說:「我唔玩啦!都唔好玩!」她轉身對著區哥說:「這些都是你的工作。」

「你們兩人怎分工?」我好奇問。

「好簡單:我唔做的就是佢做!」區嫂馬上答。

Picture區哥一邊包冬瓜,一邊無謂地答:「要體力的,就是我做囉。」

拿報紙包冬瓜……

「多嘛,成塊田好多冬瓜。」區哥語氣好平淡,但真體貼。

區嫂笑說補充:「反正我鍾意做的,就做。」

鍾意做的是──「都唔鍾意做!」她答得好快!

區哥說:「最好是在家裡看書……」「睡覺……」區嫂接下去,太陽曬,都不及夫婦曬恩愛。

區哥老豆一早在粉嶺馬屎埔耕田,由路邊小小一塊田開始,愈耕愈多。以為順利成章繼承父業,區哥卻搖頭:「當時那裡有這麼多地!我們都要出去打工,我十六歲就學打鐵,不過自己曳,唯有回來。」大哥開汽車,現在家裡只有區哥一人種田。

區嫂本來車衣服,剛剛嫁過來時,粉嶺還有山寨廠可以去開工,生了孩子,便留在家裡幫忙。Picture

看過掛在牆上的結婚照:區哥朱古力似的,區嫂可是白雪雪。

「唏,初初懶醒,持住自己樣子比實際年齡細,結果就曬傷皮膚,沒幾年就老哂!」她扮作生氣的樣子:「不是曬黑咁簡單,是衰老!」

「工廠妹耕田──」我本來想問如何適應,她一句便作結:「咁就衰!」

區哥靜靜地包冬瓜,眼角都是笑意。

實情區嫂好勤力,做完家務便下田,要煮飯才回家。我每次在田裡見到區哥,都會見到區嫂在旁邊。Picture

耕田無同事,可以好寂寞,區哥除了裝上收音機,還自己拉線裝了幾個大喇叭,喇叭高高地頂在柱子上,收在防水發泡膠盒裡,無論在田裡那個角落,都會聽到收音機。(工廠妹都愛聽收音機?)兩人只聽香港電台,早上聽一台,尤其喜歡《瘋show快活人》,嘻嘻哈哈時間好快過;吃完午飯回到田裡,下午聽二台,留意時事新聞。

「以前這裡全部都給『澳門綠』霸住,無得揀架!」區哥說。

澳門綠電台在一九五零年,由住在當地綠邨別墅的羅保博士創辦,播放的音樂由羅保組成的「綠邨管弦樂團」編寫和演奏,一九六七年卻給左派接管了,不斷向香港和澳門播放毛語錄和革命歌曲,大力鼓吹「反英抗暴」。綠電台曾經停辦,如今主要播賽馬賽狗的消息。Picture  Picture消暑冬瓜水

區嫂煮的冬瓜水,是藥材鋪買十元現成的「冬瓜水去濕湯包」,加上新鮮冬瓜煲成;平時也會用冬瓜煲瘦肉,放不同的菇類。凡正田裡有曬壞、果蠅叮傷的冬瓜,切去損爛部份,都會在區家廚房變成消暑妙品。

區哥說小時媽媽還會醃冬瓜,但已經很久沒再嚐過。查資料,冬瓜先要用盬醃、加重頭壓,把水迫出來後,再放盬和甜麵鼓醬醃。還以為變成漬物是要令冬瓜保鮮,卻原來七、八月盛產的冬瓜,放到冬天也不變壞,醬醃是風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