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20th Nov 2009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812 Reads)

目光如炬,都射向眼前一排排的白菜。

人人手上各有一張評分紙:

那莖幹,有多短?有多肥?

那葉子,有多綠?有多皺?

還有即場試食,那白菜,有多軟身?有多甜?

這些白菜分別由六、七種不同的種子種出,全部都自稱是曾經名滿香江的「鶴藪白」;評分的,都是提供種子的種子公司。為了公平公正,早幾個月便把種子交給政府大龍實驗農場,全部只列上編號,由政府的人去種植。

誰也不知道那一些白菜,是自已的種子種出來,可是誰也堅持:自己手上的種子,是「真正」的鶴藪白。

金睛光眼,細細咀嚼,評分紙寫滿了分數,一計:居然有兩個品種同分!

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

整場比併的始作俑者,是漁護署農業主任陳兆麟。

他依然很記得兒時的一件事:

「媽媽有天炒了一碟菜:矮矮地,肥肥地,葉子好皺,放進口裡,好腍好甜!我問媽媽這是什麼?她說是鶴藪白,這個名字我一直沒忘記。」

陳兆麟後來進到漁護署的園藝組,負責挑選及改良農作物品種,他不時向農友提起鶴藪白,但大家說:街市的白菜凡是葉皺一點、肥一點,便寫上「學斗白」,根本不是真的! 

六十年代末、七十年代初,粉嶺鶴藪村有一位姓鄧的叔公,種的白菜與別不同,很受歡迎,售價是其他白菜的兩倍!後來鄧公把種子分給村民,這白菜漸漸成為村中特產,外間稱為「鶴藪白」。

八十年代是鶴藪白的全盛期,菜販主動預訂、假日遊人也會進村購買,村民完全不用把鶴藪白拿出市場賣。

無論村民多小心保管鶴藪白的種子,還是有部份流出村外,奇怪是,其他地方種的,味道就是不一樣!有說鶴藪村在打鼓嶺四面環山,祇有北面有一片開闊土地,溫差比較大,夜裡天冷,白菜吸呼不那麼旺盛,消耗的能量相對減少,因而累積更多糖份。

陳兆麟補充:直至七十年代中期,鶴藪村民還有種稻米,中秋至重陽節期間,往往會在禾田上種白菜,由於禾田肥力充足,種出來的白菜特別肥大。只是七十年代末,村民開始沒有種稻米,田地全部改種菜,一年幾造,菜田種出來的白菜,已經「縮水」了。

再加上八十年代中期,鶴藪村民年紀大的退休,年輕的不是轉行,便是移居海外,地道的鶴藪白亦隨之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

外間流通的鶴藪白種子,一些是種子公司找村民留種,一些是昔日遊人隨手帶走。陳兆麟於是接觸種子商會:「大家都把手上的鶴藪白種子拿出來吧,種出來,大家觀摩一下,看那個最接近原種?」

各人一致讚好,三年前,種子商會有六、七個會員都把自己的鶴藪白種子拿出來,經過一輪的評分,有兩樣種子同分──那就都是大家公認最近似原種的鶴藪白吧!

漁護署接著公開推介這兩間公司的種子,鶴藪白這幾年間,已在各個有機農場種出來了。

  

box:腍甜雜交菜

Picture陳兆麟指出「鶴藪白」 的來源有兩種說法。

一種是一九四九年後,有上海人在粉嶺種「塔菜」(塌菜),Picture與「黑葉白葉」Picture雜交後,而長出的品種,所以「藪鶴白」受塌菜影響,葉皺矮腳,味道腍甜。

另一種說法是「江門白」Picture和「匙羹白」Picture雜交,「鶴藪白」因而枼柄肥厚像匙羹,形狀像花瓶。

「鶴藪白」在中秋節後、冬至前,最適播種,約四十日便可以收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