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曉蕾 | 17th Jun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3782 Reads)

 一直在找把廚餘變肥料的方法,最近在試的,是Bokashi 

去年底有環保團體從紐西蘭引入「Bokashi廚餘回收系統」,一包棕色粉末、一個桶,就要幾百塊。每天廚餘放進桶裡,灑上一匙Bokashi粉,直至裝滿後蓋緊1014日,接著埋在大約一呎深的地下,一個月後便會分解成堆肥。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9th Jun 2011 | 南涌年紀 | (1137 Reads)

很久沒有去南涌了。

2009年夏天決定要紀錄這地方一年,當時是想看荒廢的魚塘如何活化,卻意外地踏進農耕的世界。沒有南涌,不會有<香港正菜>,我很可能還是待在石屎叢野獸鬥。

然而去年中秋後,忙瘋了,終於等到寫完<剩食>,才能再來。

竟然,認不得。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9th Jun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3955 Reads)

 這是魔鬼魚,街市會切開,扮左口魚賣。」蘇先生指著照片,逐頁解釋:這條叫爛肉蔬』,就是假馬友,外形有少少似,不過很多骨。」

Picture(爛肉蔬)Picture(馬友)

我聽得瞪大眼睛。

 他淡定地拋下一句:香港水域,已經沒有了七成的魚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3rd Jun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2323 Reads)

香港政府:

 

2006年你因為害怕禽流感,匆匆立法禁止散養活家禽。雞、鴨、鵝、鴿、火雞、鵪鶉,原本農場養不多過二十隻,可以豁免申請,法例通過後,豁免取消了,雖然可以申請禽鳥展覽牌,可是就算漁護署署長肯批出,一年牌照費也要將近三千元。

 我想告訴你,農場不能養家禽,有什麼影響。Picture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16th May 2011 | 傳媒報導 | (2059 Reads)

汽水機可以很浪費,但飲品最大的重災區,是鮮奶。

 

某飲品公司的前線員工接受訪問時表示:「一般香港人不會很執著鮮奶的牌子,通常都是買減價的牌子,如果當日不減價,基本上就只是擺在凍櫃貨架,其後都是倒掉。」

 

減價,不好過倒掉嗎?

 

「減價是由超市決定,不是我們。」那員工解釋:「基本上是幾個牌子輪流減價,經理也會心裡有數,知道不同售價要準備多少數量。可是,最怕是以為輪到減價,生產了更多的份量,臨時卻接到通知:由於對手超市減了另一個牌子的鮮奶,今天那牌子也會做特價,你的鮮奶仍然減價,但比不上那牌子。經理一聽,生產多了的鮮奶索性不運上車,直接就在廠裡倒掉。」

 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12th May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4572 Reads)
 地球上有一半人口會在家裡用煤和木柴等燃料煮食,世界衛生組織估計,每年有一百五十萬人因此吸入過多二氧化碳或者呼吸道疾病死亡,數字超過了瘧疾。

人數實在太驚人,八十年代美國教授Dr. Larry Winiarsk去了非洲考察,然後訂出十個使用爐子的原則,除了安全,還要節省原料,若要花相當多時間去收集柴枝,貧窮地區的婦女是吃不消的。

 最後他設計出火箭爐」。Picture 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6th May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3631 Reads)

Picture

民哥笑眯眯地,拿出泡茶的工具來,再把一包灰白麵團放在桌面:這就是竹笙的菌種。」

竹笙是食用的真菌,原本寄生在枯竹的根部,我們常吃的,其實只是莖的部份。天沒亮,兩吋的小竹笙就會戴頂小帽冒出頭來,長到七、八吋散開雪白網狀的裙子,就是散發袍子繁殖下代,還沒到中午,已經漸漸衰敗,天開始暗下來,死亡是一灘黑水。

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29th Apr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1308 Reads)

夜裡農夫在灶頭燒了開水,柴火熄滅,但灰燼還有餘溫。這時農夫拿出一個盤子,種子灑上水,濕濕的,再鋪一層稻草或者棉花,小心翼翼放到灶底。

 

日間,盤子拿到太陽下。

 

天黑,又再存到灶底,如此兩三天,種子便發芽。把發了芽的種子灑在泥土裡,再蓋上堆肥和乾草,保持溫度。農夫站在田裡,四周寒風四吹,但心裡喜孜孜地,這樣下種,收成時間會比天暖時才下種,早一大截,搶先賣到市場,就有好價錢。

 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21st Apr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1134 Reads)

超級市場的貨架,永遠是滿的。

 

「貨架有空位,感覺像是別人挑剩的,怎會有人買?」超市經理說來理直氣壯。就算就快要關門,熟食檔都要提供食物給客人挑選,轉過頭,這些熟食便會丟掉。超市要維持「豐盛」形像,垃圾費卻由全港納稅人一起支付。

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14th Apr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995 Reads)
 為了這間屋,婆婆存錢存了好久。 

五十年,一彈指。當年她和丈夫一起來到香港,生了三個孩子,去酒樓做待應,一個月可以有兩百塊,可是小兒子寄住在別人家包吃包住,就用了一百五十塊,和丈夫兒女一起擠在一間板間房,月租也要二十三元。死火啦,細路唔使食飯啊?」她一邊數,一邊皺眉頭。

Picture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8th Apr 2011 | 飲食男女專欄 | (1864 Reads)
 Gary去年偶然和太太一起參加了粉嶺馬屎埔導賞團,看著大片菜田,突然閃出中學的回憶:當年他去台灣探親戚,在東海農業大學遇上大片禾田,那禾穗比人還要高。「一望無際,好震撼。」他說:「在香港全是高樓大廈,我從來沒試過一望無際!」Picture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1st Apr 2011 | 香港農業 | (903 Reads)

那白色大肥蟲是昆蟲天牛的幼蟲,特別喜歡鑽進這棵樹裡,吃出一條條細小通道,樹幹表面都是一個個「廁所」,糞便、多餘的木屑、發酵的樹液,都會從這裡排出來。黃昏,好多蝴蝶飛過來吸食樹液,村民看了,就把這樹稱為神仙樹」。

 神仙樹」原來是一棵桔樹。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24th Mar 2011 | 香港農業 | (1859 Reads)

香港會種桃花,那有桃子吃嗎?

 

在收集本地水果資料時,突然好奇。

 

有,有桃仔架。」麟哥指著桃花樹,真有細細一粒綠色的,像銀柳的果實。「不過很多蟲飳,如果能長大,五、六月時可以吃的。像雞蛋大吧,也不算很酸,酸酸地啦。」

Picture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21st Mar 2011 | 香港農業 | (1093 Reads)

近四十位香港農夫一起開會,這場面十分難得。大家要一起種有機蘿蔔嗎?幾多錢才肯種?種幾多斤?」帶頭的問大家。

 

大家明年新年會否吃到本地產的有機蘿蔔糕,就看這會議了。香港幾家社區機構幾年來一直向幾位本地農夫買蘿蔔做糕,例如灣仔土作坊、大埔食德好,然而大型食品生產商若有興趣生產,一買就要幾千斤甚至上萬斤蘿蔔,本地產能否有充夠供應?反過來,香港農夫不可能茂茂然種一大批,那會導致大跌價,整季心血都泡湯。

Picture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11th Mar 2011 | 香港農業 | (1048 Reads)

老實說,耕田可以維生嗎?」我問二十七歲的農夫俊彥。

Picture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4th Mar 2011 | 香港農業 | (3108 Reads)

 終於吃到第一粒桑子!

 最先是毛毛蟲似的,如同汽球一粒粒慢慢吹漲,由綠色轉紅色,心裡禁不住著緊:別給鳥兒看見,別給鳥兒看見,偷偷移到牆邊。再過兩天,好大一顆桑子,黑得發亮,細細力摘下來,輕輕咬一小口,好甜!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25th Feb 2011 | 香港農業 | (1112 Reads)

 玲姐曾經在有機農場打過工,不喜歡。

你唔好理我點種,我種得出,你有得食。」她自信滿滿地,寧可去私人地方種菜,那老細在西貢有幾個漁塘,一度改作釣魚場,去年改為農場種有機菜,不賣,只是家裡吃,送給親朋好友。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18th Feb 2011 | 香港農業 | (831 Reads)

Picture

泉叔今年八十三歲了,說起舊時,好興奮:

 

「我種的菜,酒樓都爭著要。七幾年我每日出一百二十斤蔥,四間酒樓每間分配三十斤吧了,有日落雨,無人開工,就摘少了,去到菜市場,買開的走開了,給另一個買手摘了那籮蔥的牌仔

 

兩個人就吵起來:我買開喎!』

 

摘到牌仔就可以競投!』兩人互不相讓。

 

六百!』

 

八百!』

 

一千!』

 一直至去到二千四!那買開的說:我老細點都要泉記的蔥,三千蚊買番去,都會讚我!』對方才放棄。嘩,不過四把蔥,一把十幾斤,五十幾斤蔥賣了二千四百元,破了市場記錄!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15th Feb 2011 | 傳媒報導 | (761 Reads)

文:綠田園基金 

 還記得 2008 年時香港因為米價飆升而出現搶米潮嗎?聯合國糧農組織早前公佈最新的「全球食品價格指數」,表示今年 1 月的指數已創自 1990 年開設此指數以來的新高,並已超過 2008 年引發多國騷亂時的水平。這個指數包含了一籃子的食物價格,當中除了肉類價格相對平穩外,其他食品如乳製品、食油、糖及榖物等均較去年 12 月上升了 3 - 6.2%。糧農組織估計,未來數月食品價格仍可能持續高企。


面對嚴峻糧食價格形勢,各國政府均嚴陣以待,紛紛推出各種穩定糧價措施,包括限制出口、鼓勵進口、提出補貼、加息、……等等,而印尼總統卻建議國民自種辣椒

 (閱讀全文)

曉蕾 | 12th Feb 2011 | 傳媒報導 | (1023 Reads)
2011年2月12日


 

【明報專訊】

自問是個謹慎的城市觀察者,見到難得的景象,除了告知至愛親朋,都不做聲。在香港鬧市見到石牆樹、縫中草、淳樸的店、價廉物美的餐館、老實的匠人,我只會默默記住,頂多拍攝留念,不會公諸於世。到公諸於世的時候,那人那景就要消失了。

香港的商家財閥一聞到獵物便伺機撲殺,香港的官僚一見到脫法的民間美事便張牙舞爪,殺之而後快。上次寫《中文起義》,登載過旺角上海街一老印刷店,招牌楹聯是四六成行的書法,用白色和綠色的磨砂水泥製作,手工精細。書在二一年九月出版,再去看,準備送書予店主紀念,該店已易手,面目全非。

這次要憑弔的,是旺角警署後面的一堆高粱。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Previous Next